爱的米老斧

loser

「话题榜」说说你遇见的最奇葩的同桌! (叶王)

叶王only!
o到没c

话题:说说你遇见的最奇葩的同桌?
描述:同桌这种生物,半夜喝酒磨牙不在话下,学霸学渣各种搭配,不妨说说你遇见的最奇葩的同桌?


4573个话题参与


@君莫笑 4572个赞



这话题一下让哥回忆起了青春昂扬的高中生活,那是哥逝去的青春年华。首先我是新人第一次玩话题大家照顾下,其次不搞事不约,谢谢。

要说同桌这种关系亦或者某种类型的人物,必然是妹子们想要有个学霸帅气又阳光的帅哥同桌,汉子想要个可爱大方长得漂亮的美女同桌。哥也如上,但很可惜,我们高中是大老爷们一个桌,姑娘们一桌,搁当时是为了防止异性间擦出爱情的火花,但依我看这方法不靠谱,还不如一个人一桌,您说是吧。

于是就有了故事的开端,山东口音还有点秃瓢乍一眼看跟潘长江似的班主任以“同学之间互帮互助”为借口,给最捣蛋最皮的我调了个安分稳重不搞事的同桌。

排除掉祸害我,男生就能收获一个性格互补或者学习上互相帮助的好哥们,女生偶尔能匹配到自己的姐妹儿,一切发展和谐稳定。

要说哥,哥在班里既不是最能闹腾的也不是最没存在感的,但因为比较没正经,也算是顽固生中的一员。我哥们也不少,上到高三的老司机下到初一的小可爱,都屈服于哥的人格魅力。


但这位我还真不熟,下文简称他为大眼。

老实说,我这辈子见多了神叨叨的祖宗们,但论学生时代,还真没他这么神的。

国际惯例,先说说我本人,男,大学在读,颜和题无关,自认为有点小帅,主要说说哥这奇葩同桌。大眼全身上下充斥着好学生标配的气质,不抽烟不翘课,上课都不带走神了,不像哥,哥当时算是英勇无畏,基本啥坏事都干过,用现在说的话就是不学好,吊儿郎当。

等下,你以为哥是学渣?别了吧,哥从理,市级统考第一,妙不妙。

很巧的是大眼最初也是这样认为的,这种认知从我们成为同桌的第一天持续到第一次月考。虽然我人牛逼,但我低调,主要是统考成绩学校不公开,有兴趣得去网上查。

我们相遇那天也挺正常的,那时大眼还是一个清纯无比根正苗红的好大眼,他就规规矩矩穿着校服进校门,没什么夸张的七彩玫瑰发型,穿的啥色衣服我忘了,但他那书包我记得——全年级就他一个人用绿书包,纯色,从远看跟个膜蛤似的。

我那天来早了天也冷,蹲到大厅柱子旁搓手喝豆浆,看他来了我一笑喷出来,当时也不知道get到了什么笑点,总而言之大厅只剩下我的笑声和大眼远站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后来我蹲久了腿麻了,招呼大眼扶我,他可真是个好人,好心的伸出手,然后我给他起了个外号——大眼!

鬼知道他是个大小眼,我靠,我好歹到了血气方刚的年纪,不给他起外号我都对不起自己。他不是基因突变也不是得了啥病,就是一个眼睛正常双眼皮,另一个更高,看起来眼睛出奇的大,就很不对称。

大眼当时是只想拉我起来的,但哥是谁啊,哥可是不按套路出牌的男人,我咸鱼一跃挂在他脖子上不愿下来。

大眼自然是嫌弃我的,他说我是个流氓,还扬言要拿我物理作业喂狗(他是物理课代表。)我问他为啥不喂猫,他说他是猫派,并且觉得我的问题很蠢。

我算是个自来熟,脸皮也厚,这种话连平a伤害都不够,但说实话,我有时候做事说话也直,于是我们做同桌以后的某个日子就跟他坦白了。


“大眼啊,我一直觉得你这书包跟王八壳一样。”


大眼十五连,能忍不?!他是学生会副会长,自然不能忍,我身为年级代表,自然也不能忍。大眼瞥我一眼说我是个土鳖,不懂欣赏。

妈的,哥四岁就会弹肖邦了,八岁都能参加维秘设计,你算哪个十六线网红,刘梓晨都不认识你还敢说哥是土鳖?


大眼啊,你这人说话怎么这样啊?

交作业,科科,还有你今天没跑操。

诶呀,您真帅,左眼星辰一万,右眼两万,一闪一闪亮晶晶。


我怀疑他那大小眼有什么邪气,每一次遇上他我都不得好死。我自然也没多喜欢他,他按时完成老师的一切任务,年纪在班里算是比较大的,也很照顾同学。

但哥是谁啊,哥可是班里年纪最大的,于是又get到了调戏大眼的梗:

xx(我的名字),交作业。
叫声哥哥就交。

你没写?!
写了,你叫声哥哥我就交。

好吧,你没写。
我靠!大眼,大眼我错了,你别记我名字!

给你个机会,重新称呼我。
好吧,那我叫你xx(他名字最后俩字)弟弟?

滚,你得叫我爸爸。


像这种脑残又没营养的对话可以说是我们的日常,大眼起初非常排斥我叫他大眼,后来也麻木了,甚至有一搭没一搭的给我起外号,老烟鬼,不要脸,不羞等等。

也可能就是这个时候,我发现他挺有趣,但也挺无语的。

那天我们一群人出门撸串,男生嘛,讨论的话题无非就几个,球队,女生,动漫,游戏。我点了变态辣的小龙虾,我不吃虾是众人皆知的,但我记得大眼吃辣虾很牛逼,看看别人的表情,我竟然是唯一了解大眼口味的人。

我当时就感受到了无比的满足感,于是我很好心的向好儿子大眼伸出援手,给他拨虾壳让他感受一下父爱。

笑容是有传染力的,看他比平时冷漠脸开心我也开心,大家喝了点啤酒就玩高了,真心话大冒险到成了保留项目。

我勉强算是欧皇,几轮下来没到我,大眼中枪了,他很坦然的接受现实,回答了一个自身的秘密——会看相。

我去,我不得不说这种技能比一天只会嚷嚷着要把身体交给主人支配的反派人物牛逼多了,本着逗他玩的态度,让他给我算一卦。

看相不是算卦,我算不了。
好吧,那你看看我像什么。

你像神经病。
咱好好的!

你别是个傻子吧,我看你一脸狼顾之相,怕不是什……

我一把捂住他的嘴,我害怕他再说下去对面桌的话痨就要笑吐了。

在以后就到了月考,他一脸震惊的发现我的成绩竟然是第一,他当时有点懵,因为他平时老学班主任对我说“你不好好学小心考不上大学。”现在脸被打的疼,捂着脸半天不说话,我人多好啊,肯定得安慰他顺便让他再度感受一下我的父爱。

我拍拍他,说即使是迪迦奥特曼也有被打脸的一天。

大眼要与我势不两立,并且不给我抄作业。


我们就这么磕磕绊绊度过了愉快的高二,到了高三,学业也紧,老师觉得我自从跟他做了同桌后安分多了,起码上课逮不到我看小说,殊不知我因为压力大而选择抽烟。

哥再牛逼也不是隔壁嘉o罗斯那样的神童,再加上家里的缘故,慢慢染上了吸烟的坏毛病。那次我在厕所降压就被大眼逮着了。

我倒是不怂,因为我相信他不会告诉老师,但还是有种别的恐惧,无名的恐惧,现在我明白这心情是因为我害怕他对我的形象产生误解,我可能比我主观认知的更早就喜欢他。

没错,哥喜欢大眼。
后面的故事腐女们就当福利看吧。

但大眼只是愣了一下,大小眼都没带变,他走近,我现在还能记得当时的心跳,跟老司机飙车似的,然后他说:你是不是错了?

这下换我懵逼了,烟都差点咽下去,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拿烟方法,我习惯无名指和中指夹烟。他接过我的烟,用食指和中指夹住,说他见过的大人都是这样夹烟的。

也不知道是吊桥效应还是别的啥糟糕透顶的原因,我觉得他一本正经向我示范的样子真他吗好看。

是不是感觉哥画风都变了?弯与不弯就在一念之间。

我们还是继续打打闹闹,临近高考,哥整个人都是稳如巴西甲壳虫的,大眼比较浮躁,看他眼睛下的黑眼圈哥的小心肝都疼碎了。

然后大眼说我这人真恶心,肉麻死了。

其实大眼这人还有好多意外的萌点,碳酸饮料中最爱可乐,口袋里永远有根笔,游戏打的相当牛逼,虽然比起哥来还差点,但他的妖姬绝对是我见过最骚的。

最后的最后就是高考了,一轰而散,故事就这么平平淡淡的结束了。














怎么可能?!他这辈子都不会想到他的大学室友又是我。

“ 哟,大眼儿,好久不见。”






评论(17)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