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老斧

关注402人,粉丝4320,喜欢10k➕

迦周)1是世界上最恶心的数字。


大一迦x高三周,瞎鸡吧胡写的日常。
1.


阿周那坐在第五排不靠窗的位置,白色长袖运动校服紧紧裹在身上,头晕脑胀昏昏欲睡,像是一个准备冬眠的动物。

此时学校正在最热的月份中干着最不要脸的补课活动,窗外蝉鸣噼里啪啦,周围的同学抱怨冷气不够的声音此起彼伏——其实教室里只有19摄氏度,冻的阿周那怀疑人生。

班主任看不下去了,小心翼翼的劝他回家,害怕打击到他的要强心:阿周那,我给你批准几天假期,等你病好了再来,好吗?

不了吧,我还能坚持。阿周那婉拒,伴随着几声咳嗽声。

那么假条给你,需要我帮你联系监护人吗?

呃,我是说,我还能坚持。一阵吸鼻子的声音。

要好好在家休息啊,对于你我可是很放心的。

阿周那无语凝噎,以打喷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监护人在外地工作,哪有精力去关心家庭琐事,比如孩子的健康状况。

他想半天,想不出解决方法,只好在他有限的号码薄中找出迦尔纳的电话号。


每个学校总有几个没脑子的规定,例如:请假必须有监护人接送。 -这对于初中生还不算过分,那对于高三准毕业生阿周那来说有什么意义呢。

想不通,实在想不通。他瘫在学校的遮阳长廊里,呼着不畅通的吸,想着有病的校规。

顺提一句,上文提到的迦尔纳去年毕业于阿周那所读的高中。也就是说阿周那找的监护人只是一个特别闲的大一学生,并且是他的哥哥。

阿周那把擦了鼻涕的纸扔进垃圾桶,身上背着迦尔纳强迫他背的视觉系邮差包,他哥哥是一个闷骚并极爱视觉系的人,初中二年级就是一个白毛杀马特。近几年有所改善,发型有型,长得够帅,此刻穿着宽松的街头工装裤和白短袖招手中。苍白的手腕上带着灰色表。(表盘老磕桌子,迦尔纳心很无所谓。)

小时候有人开玩笑说迦尔纳是白化病患者,并瞎科普了白化病,迦尔纳举一反三,立马联想到阿周那是不是得了什么黑化病,好在阿周那从小积极拓展知识量,顺便点满了心眼,没少整迦尔纳。

新门卫眼睛也不是白长的,迦尔纳说是在校学生都不为过,只是查了身份证后对18岁的年龄表示无语。老门卫见了迦尔纳后一脸无可言喻,最后还是把阿周那放出去了。

迦尔纳接过弟弟疑似100公斤的邮差包,觉得弟弟心怀不轨。你背包干什么,阿周那。
阿周那从嗓子里挤出话说,帮你锻炼臂力。

…我带你去看病。迦尔纳摸了把阿周那冒着冷汗粘腻的手,透心凉。又把他的刘海都拨到耳后去,露出光洁的额头,伸出手背贴上去,和手心是两个极端的温度。

阿周那呼出来热闷闷的气,是流感特有的症状。平日的大强人一下憔悴不成样,迦尔纳多多少少有些揪心,他尝试着让阿周那放松心情:

你知道吗,你现在的内能比我多。


2.


迦尔纳,最无语的学生。

他在高中时没有选择实验班,但成绩名列前茅,最关键的是他兴趣翻墙,擅长翻墙,尤其是在晚自习前的饭点,你总能看到一个白色张扬的瘦竹竿很敏捷的翻墙出去,再翻回来。门卫大爷和他斗智斗勇了三年,基本以失败告终。

阿周那和迦尔纳不同,实验班下课时间晚10分,上课时间早5分,出去吃饭基本是不可能的,但迦尔纳热衷于给阿周那免费送餐,等他提着饭翻回来时正好赶上下课,十全十美,1分不落。

课间迦尔纳就把阿周那的教室当自己班随意进出,前桌是个女生,怪笑把座位让给迦尔纳,阿周那还在收拾物理卷子,迦尔纳帮他把书推到一边,让出一片空白的桌面。

他一来班里就有些动荡了,女生们很兴奋,当然兴奋点不一样,她们比起吃饭更专注于迦周之间的互动,其实没什么特殊的。没几个人会把他们往亲兄弟方面想,打个比方,比起相信迦尔纳是阿周那的哥哥还不如相信奥兹曼狄斯是阿周那的哥哥。


迦尔纳比阿周那大1岁,高1cm,却轻了10斤,阿周那羡慕他吃不胖的竹竿体质,更关键的是迦尔纳力气与体重是呈反比,阿周那与他掰手腕从来没赢过。这小小的阿拉伯数字1似乎构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迦尔纳总在各方面领先他1点,仅仅是1点。

阿周那已经要上课了,迦尔纳把饭盒装起来,走之前顺走了他两根油笔,心情大好。

评论(8)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