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老斧

关注402人,粉丝4320,喜欢10k➕

直到花枯萎了】安雷】校园】BE

BGM: 最后的歌曲


CP:安雷
角色死亡。



班里有个男孩好久没来了,叫雷狮。


印象里他挺难接触的,听闻是靠家里的关系进了这所学校,在篮球队里很吃香,因为他的运动和学习都不错,只是脾气差。

上个学期当了篮球队的队长,闯了几次祸就没来学校了。我记得他总坐在倒数第二排,晚自习时老翘课,经常被我逮住。

好像我对他的了解也就这些。



老师说雷狮病了,叫了我和几个班委天花烂坠说服一通,鉴于雷狮在班里没几个朋友,最后由我拿着果篮去看望他。老师给了我他的地址,并嘱咐我赶在英语自习前回来。

英语自习还是蛮重要的。我惦念着自习不得加快脚步。地址不难找,路上几次打听就找到了——位于郊区的别墅群。没想到他家挺有钱的。开门的人与他几分相似,可能是他弟弟。小孩拿了果篮道谢后就关门送客了,因此我也没见到雷狮本人。

他家门口种了一排枫树,叶子枯的差不多了,但树枝长得很茂密,来年秋天一定是副好风景。

回到班里几个同学立刻缠住我,问我去哪了?我连忙解释是去看望雷狮。唉。只听他们叹了口气。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叹气,其中一个小声告诉我:雷狮得了顽疾,活不了几个月了。


刹那间我麻木了。


我虽然跟他不熟,相处时间也不长了但好歹同学一场,他再怎么不好相处不合群终究也有灵魂和生命。我从来没有如此近的感受到死亡。在我的世界中一切运转都恰到好处,我依然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


希望他有所好转!


我唯独能做的就是多给他一些祝福。




转眼到了11月中旬,距我上次看望雷狮已经过了1个多月。今天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没想到突如其来的一场雪成了我看望他的契机。

我犹豫了一会儿,最终向老师请了半天假。这次我没拿果篮,只拿了几张卷子和一些复习资料。我看着复习资料上用红笔加粗强调的“高考冲刺”,心中百味交杂:他还能活到高考那一天吗?谁都不知道答案。


凭着记忆,我找到了他家。


幸运的是这次他亲自给我开门。开门的瞬间我捕捉到了他眼里的惊讶,随后还有些欣喜。他问我:你怎么来了?声音有些沙哑。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样子我更加难过了:他穿着一件单薄的体恤,背后空调的热浪好像能把他捧到天上——他消瘦了许多,脸色苍白,整个人像摇摇欲坠的枫叶一般。


我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该先说什么,比如班里的同学都很想你,老师很担心你之类的话等等,可到嘴边只剩下一句:我来给你送东西。

他笑起来,说:我以前逃课被你抓到了没这个待遇,得了,先进来吧。


这笑容实在太贴合篮球队里的他了。精神焕发,恍惚间让我忘记他是一位病人,一位游走在灰色边缘的病人。我们来到阳台,穿过他的房间,雷狮随口提起自己很喜欢漫威中的英雄雷神托尔,尤其是他的武器雷神之锤,喜欢吃烤肉喜欢喝酒,我们一下找对了话题。

男生间的友谊可能就这么爽快,更多时间我不再思考怎么才能不说出让他难过的话。因为他就像海一般广阔,吸收着所有的负能量。在他的身上你感受不出任何病危人的负面信息。或许他已经释怀,看开了。但我们终究看不见他得知自己病重的崩溃和绝望。


“喂,我说。你能喝酒吗?”


在酒精的加入后话题一下朝不着边际的方向发展。他给我讲他如何捉弄小女生,开始问我理想的职业,中间参杂着他的笑声。雷狮:这年头还有人相当骑士?看不出来啊班长大人。

我不服气,立马反问回去。他明显是被问到了,对这种没什么营养的问题做了些思考:海盗。无拘无束的生活我喜欢。

“那么我们彼此彼此。”说罢我们又聊起来,他的声音给这间灰色的空间增添了一些生机。


“那么你喜欢什么歌曲?”


我喜欢什么歌曲?好像从来没人问过我这种问题。如果换成初中时的我可能不假思索的回答“摇滚”。但我现在心里清楚哪些是我真正喜欢、真正想去了解和接触的,比如——




我看到了雷狮。




我好像眼里只有他了。我突然明白了这一点。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更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能让自己瞳孔放大,心跳加速的人是什么身份。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因为雷狮我第一次发现了他的耀眼夺目和熠熠生辉。曾经属于雷狮的和现在属于雷狮的碎片渐渐拼凑,他的形象从片到面最后立体。

——一些神秘的物质被揭开面纱,很多事物从无味枯燥变得有趣最后升华。


“我喜欢前奏柔和,结尾激烈的歌曲。你喜欢哪支球队……”


我只能在最后多了解你一点,很抱歉我不知道怎样安慰一位即将逝去的生命。



雷狮的家庭生活并不幸福,父母亲是企业家没时间照顾他和弟弟。而弟弟住宿,平时很少回家,家里只有雷狮一个人。因此我总能看见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路口逗狗玩。

“喂,死安迷修。”他大声招呼我过去,自从我常去看望他之后我们的关系便熟络起来。
“你看这只金毛像不像佩利!”“佩利听到会伤心的。”
“那你看这只猫像不像帕洛斯…啊,它要咬我!”“……”

佩利是雷狮少有的朋友之一,帕洛斯也是,后来他们转学了。

雷狮现在的朋友只剩下我一个了,想到这我真的高兴不起来。他坚强又傲气,压根不需要我这么陪他。我看着地上的枫叶和枝条,头皮发麻,心脏像被割开一样难过,我无法呼吸,我觉得我无路可退。我无法带给他更多的快乐,甚至跟他相处也成了另一种模式。他好像小王子,我真的成了他的骑士。

有时候我比他更痛苦,因为这注定是一场悲剧。




有一天晚上我晚自习回家,在路上我遇到了无数家没有打烊的花店,我一下反应过来今天的日子——圣诞节。我想到了他,他的家人肯定不会有空,班里的同学更不用指望。

我迅速买了几枝玫瑰,配置十分简陋,没有包装,仅仅剪裁剃刺而已。我想更早更快的出现在他面前,想趁他睡觉前把花给他。当他睡过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圣诞节了。


就像往常一样,我敲门,静静等待。但我在我意料之外的是他不在家,或者说他已经……



这种幻想一旦开始,就停止不了。


我总是小心翼翼的维护他的心情,只因为我把他当病人看待。可事实呢?他有手有脚,不会因为门前任何一位客人在他的生活驻足就依靠别人。我绝望了,我的人生不再一马平川,风平浪静,我第一次感到心跳,第一次拼命的了解一个人,第一次不是因为骑士精神去对待爱情———


直到花枯萎了。


我曾看着我家花瓶中的花一朵朵枯萎,现在看着他的身体一天天消瘦,病毒吞噬着他。我无能为力,我甚至不能成为他心中的一叶方舟。


“安迷修?”


他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


一瞬间我回不了神。


他就这样突然的出现,混着雪花和树叶。


我看着他,原本合身的外套宽松不少。支支吾吾的,千言万语到嘴边又咽不下,只剩下一句“圣诞快乐。”然后把剃了刺的玫瑰递给他,我发誓我用了这辈子最温柔的动作。他看着手里的玫瑰,夜色把他翘起来的黑发过渡地非常柔和。

他猛地靠近,用两只胳膊抱着我,身体贴上,隔着衣服能感受到他瘦削的体型。那一刻好想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像烟花一样膨胀,爆炸。


冰冷的发丝在我脸上蹭过去,我用手环住他,好像环住了云彩。


我知道他不可能像故事中的一样奇迹般的康复,在某一天上课时突然闯进教室告诉大家“下周篮球比赛稳赢”,最后成为一个真正的健康人士同我谈天论地。


有些话现在不说以后就来不及了,我深知这一点。


“我真的很喜欢你”我小声说。

能感到他抱我更紧了。



玫瑰最后枯萎了,故事也结束了。雷狮去世了。



无数天,总而言之很长时间过去了,他们家变的更加冷清。夏日的暖风吹化了冰雪了,我最后一次去他家时,只有他弟弟在家,他递给我一个盒子,像最开始我给他果篮一样。“节哀。”我安慰他,转身离开。


那盒子我许久没有动过,我觉得这一切发生的太多太快,如梦初醒我才反应过来他已经离开很久很久了,没有我认为的难过和痛苦。他就像一色块一样晕开我的黑白世界,突然的出现又离开。

顺利进入重点大学后我迎来新的生活,那个盒子在搬家的途中被我打翻了,里面也没什么东西:一些CD,漫画和纸而已。

有一张淡蓝色的纸上写了一些字,我打开它,是一串歌名,而这首歌正是那前奏柔和,结尾激烈的歌,正如他的人生一样。



他都记得。



迟到的泪水终究来了。


——
源于昨天下午,一天说说“你的圈名的含义”
爱的米老斧乍一眼看没任何意义,实际并不是。
这是我的一位同桌和我一起取得,源于他画的表情。我们关系非常好,他是我最好最好的朋友。
2016,4,30号他贴吧更新了最后一条动态。
后来他因病去世了。
我现在很怀念他,他幽默,为人忠厚老实并且善良。
愿天堂没有病痛💗


求长评!(*^3^)

评论(12)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