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老斧

关注402人,粉丝4320,喜欢10k➕

(1) 《塞壬》 雷安/BE

送给空明@世界第一安吹唐空明。 的文章,跟她认识很久了还没给她什么礼物,相当惭愧,别说了我爱她!

第一次用这种文体,很绝望,我都不会说话了。


A


雷狮始终做着三种梦:第一种极为可笑,艘艘巨轮越过不同时期的海岸线向他行驶,有嘶鸣的风声,翱翔的海鸥和受惊的潮水。这些断断续续的行驶条削弱他的生命度。他和海峡两岸,海水之下,海底石床上躺着的一句句枯骨一摸一样。无数个影子拥抱着他,一双手抚摸着他的脊背,另一双手摩挲着他的尾鳍。“你死了。”一具腐烂的尸体对他说“你死了,你死了。”我还没死,我跟你们不一样。雷狮不厌其烦的回复着,他将自己溺于用手编织的床铺,像是打了麻醉剂一样。


“我跟你们不一样,我能感受到我的心跳。”

“你有一颗冰冷的心,一颗蓝色的,用冰块做的心。”


这是雷狮的第二种梦,他反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把自己的心脏掏出来,那是一颗黑色跳动着的心脏,上面有一张裂开的巨口,这条巨口通往世界的背面:心脏中拿着苹果的天使,紫色的独角兽,羽毛和音乐盒--其实都是淤泥。“我没有死,你看它。”他递出了自己的心脏。没有任何回答,嘈杂发闹的枯骨一下闭了嘴。


他还有最后一种梦,在这个梦里,没有巨轮,没有炮弹和烟火,没有亚特兰蒂斯,没有枯骨石床,没有蓝色的,冰块做的心--只有另个人的人生,他有着绿色眼睛温暖如春。


一个身在异国的人就像没有牵绳摇摇欲坠的风筝一样。

这句话送给正在英国奋斗的安迷修,他住在研究所里。一天,一个和他同项目的女士找他,她拽紧电话绳把听筒递给他。他在电话里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这个声音他其实有印象,却很陌生的。因为他没有见过声音的主人,他能记住这个声音不只是因为他的记忆力,他强调着,这个声音湿润,像是被海水浸过。


他想见他。


电话里的男人直白的对安迷修说。

他还有时间拒绝这场陌生的约会,他盯着表,人的回复时间不应该超过一分钟。但是他没有拒绝,他好奇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一位怎么样的先生。


两个小时过后安迷修如愿以偿的在咖啡厅见到了他声音的主人。他匆匆赶到,穿着一件粗麻面料的短袖,手腕同时带着贝壳做的首饰和表。这样的男人却比安迷修身边任何一位先生都要优雅和高等。高等,为什么是高等(安迷修对自己词藻储存量十分无奈),安迷修也说不上来。高等,高人一等,非人。

“您好,我是安迷修,见到你十分荣幸。”
安迷修伸出手,他没有接受。

“恐怕你心里不是这样想的。”
他一双多情的紫罗兰眼睛盯着他。

“您说什么?”“没什么。”这太奇怪了,他心里想着。这个人懂交际吗“恕我直言,先生,你刚才的说法有点无礼。”好心提示着,安迷修主动留了个台阶给对方下“我不这么觉得,人与人之间沟通不就是为了传递信号吗。况且你确实心口不一。”“可这样不就是原始动物了吗?先生,您该清楚人与动物之间的距离就是人会顾忌对方的心情,而动物不会。”“什么人类动物的。不都是细胞覆盖,死后烂成骷髅的吗?”

安迷修被气笑了。“很好奇您的家教。”

“无可奉告。”

“怎么称呼你?”

“为什么不说'您'了?”

“我没记错的话,在英语中'你'和'您'是同一个单词吧。”

“你心口不一了。我是雷狮。”

因为我对你没什么敬意。安迷修在心中嗤笑一声。他只是一个没有常识,空有皮囊和嗓音的小白脸。浪费了我的心跳和脉搏。他把自己的衣领整好,打算坐够时间了就离开。

“你对我有意思?”
小白脸,不,雷狮压着声音问他“这样你会不会感受到不悦的心情?我有顾忌你的脸面”

噗嗤。

这回安迷修真的没忍住气笑了。这个人蠢到无可救药,需要委婉的该是你话语的内容,而不是你压低声音不让别人听见。他是从箱子里长大的试管婴儿吗,为什么连常识都没有,很尴尬。“谢谢你对自己有非常丰满的自信,很可惜,我没有。”

“你又心口不一了!安迷修!”
他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其实他是略矮的那一方,但气势霸道,多情的紫罗兰眼睛里染怒火中烧。


不一样…


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雷狮抱着脑袋痛苦的呻吟--安迷修不会这样的,他们互相相爱,经常精疲力尽瘫倒在地上,由三个梦衍生出来的作品,梦里有一汪清泉和一叶扁舟,他们就这样瘫倒在甲板上。船只已经搁浅了许久,前方还有一个山洞,洞内全是人鱼的尸体,人鱼的贝壳,人鱼的首饰。


“你到时间了吗?”
雷狮突然发问,盯着他看的安迷修有些被吓到了。

“什么?”

“你的工作时间到了吗?”

安迷修守时,相当的守时,这是他无数个骑士精神中的一条。但这一条只有与他接触过的人才能体会到。那雷狮又是怎么知道的。他在心底发问,这个问题不会有人解决,除非是雷狮本人,但安迷修不会开口去问。


“你别多想,我有东西给你。”
说完雷狮就把那串贝壳首饰往下拉扯,壳划过表面,他一点也不珍惜这块名贵的表。“你能告诉我你的工作项目吗?”“抱歉那是机密。”安迷修接过那串还有温热的贝壳手链,琳琅发光,光滑细腻,和沙滩里随处可见的蚌砾不同,一看就是上等货。“不过你想知道也可以。”

“说吧。”“你知道人鱼吗?不是儒艮,是更为高等的生物。”

“你想说你的研究项目是人鱼?!别开玩笑了,这种生物怎么可——“怎么可能存在?大部分人都这么认为,所以我能把它不当作机密说出来。”

“那你们…研究时会怎么做?”

“提取他身上的组织吧,把他不公开的保护起来。”
他搅拌着饮品,露出一个赏心悦目的微笑。在雷狮眼里格外的血腥残暴。

“可惜你们这辈子都不会有进展的。”

“不会的。我相信不会的。好了,时间到了,以后再联系吧。”

“嗯…”


你们不会有进展的。


因为人鱼啊


只剩下我一个了。



评论(6)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