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米老斧

loser

帕斧。段子

!!!我爱我的宝贝鹅

混乱邪恶唐空明。:

帕斧。
                                                                        


人物ooc,给老斧头的段子。 @鸍銠頫


和我吃帕斧,来啊快活啊。


通篇废话,无脑爽文。








帕洛斯说你他妈的给我绑轻点这是胳膊不是木头你咋那么用力你是不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老鼠精啊。


米老斧想动作轻柔点,神经中枢却指示她加大了力度,帕洛斯痛的龇牙咧嘴一把抽出本在人怀里的左手,扯开绷带自己重新又绑了一遍。


你就是上天派来的折磨我的恶魔老鼠,帕洛斯说。米老斧在人绑带上打了一个蝴蝶结,帕洛斯嫌弃的说真丑但是没解开。


我只是懒得解开。帕洛斯撒谎不带打草稿的直接就脱口而出。不是舍不得,那么丑的蝴蝶结我才不是舍不得呢。


米老斧知道人性格口嫌体正直,她偏头看着帕洛斯。头上的屏幕出现了“饿?”的字眼,帕洛斯冷笑了一声说省省吧就凭你的厨艺我还没饿死就被毒死了。


米老斧不动声色的拿过一旁的双氧水直接倒在帕洛斯的胳膊上帕洛斯嘶了一声露出一种不符合他的特别委屈的表情看人说你弄疼我了,米老斧看着他那样子忽然就感觉心里面最柔软的地方被掐了一下——如果她有心的话。


恋爱这个过程和结果都很恶心,唧唧我我亲亲恩爱还要啃来啃去只是为了加重感情这个东西。米老斧学不会人类这些复杂的心理但是遇到帕洛斯时候那些杂七杂八的思考全他妈的烟消云散了。


遇到喜欢的人时候你学习过的所有复杂辞藻好像全消失不见了跑去玩捉迷藏了。正如米老斧第一次见到帕洛斯的时候她只想用这一句话形容帕洛斯。


他真好看。


她想谈恋爱,她要谈恋爱。
                                                                    
和这个人,和帕洛斯。

评论(2)

热度(62)

  1. 你看这水真呀真清澈。你看这水真呀真清澈。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条咸鱼